优劣标准亟须建立 水泥行业休眠产能或“死灰复燃”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9-06 08:33

  目前水泥行业产能过剩严重,价格回升更多在于行业协会以及企业之间的协同,实现限产能、去产量,很多落后产能并没有退出。一旦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休眠的产能可能“死灰复燃”。随着需求下降,不堪重负的企业可能退出产业协同,自行组织生产。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2016年以来,水泥价格企稳回升,行业大面积扭亏。中国证券报记者调研发现,目前水泥行业产能过剩严重,价格回升更多在于行业协会以及企业之间的协同,实现限产能、去产量,很多落后产能并没有退出。一旦市场环境发生变化,休眠的产能可能“死灰复燃”。随着需求下降,不堪重负的企业可能退出产业协同,自行组织生产。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水泥产业要想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淘汰落后产能,需要政府、行业协会以及企业的共同合力,尽早厘清优劣产能标准等方面问题,实现行业真正去产能。

  以“量”换“价”

  “好多年没有这么扬眉吐气了!”,这是中国证券报记者调研时,众多水泥企业感慨最多的一句话。

  广灵金隅水泥成为水泥企业的一个缩影。山西是目前水泥价格较低的区域之一。山西广灵金隅水泥公司经理马树立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今年1-7月,公司已实现利润6726万元,同比增长617.7%,远超之前集团下达全年5000万元的利润指标。预计全年可实现利润1亿元,创公司历史最好纪录。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1-7月份,全国水泥行业累计实现利润411亿元,同比增长200%。其中,7月单月实现利润77亿元,累计以及单月数据均创历史第二新高(峰值为2011年)。

  根据数字水泥网的分析,四季度水泥价格将重新站上二季度高点,水泥行业利润将呈现持续向上态势。2017年,水泥全行业实现利润超过800亿元基本确定,并向2011年的1020亿元历史最高水平努力。

  水泥行业利润提升,主要得益于2016年以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全国水泥价格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金隅冀东宣化营销公司经理刘建军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张家口区域42.5等级水泥产品市场均价每吨300元以上,最高卖到每吨350元。而前些年最低曾经卖到过每吨百余元。

  “公司水泥的成本将近200元/吨,前些年由于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企业之间频频打价格战,2015年行业最低点时,华北地区水泥价格仅为140元/吨(不含税),相当于卖一吨水泥要亏损40元。对企业伤害很大。”金隅冀东张家口区域公司经理赵启刚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时仍显一脸无奈。

  自2011年以来,水泥行业出现了一轮不计成本、不计代价的疯狂扩张,一大批中小水泥企业出现,行业面临产能严重过剩,产品价格不断下滑。

冀东水泥(000401,诊股)总经理于九洲称,当时整个河北省的过剩产能超过40%,仅唐山一地的水泥产能,在覆盖北京、天津地区的全部需求后仍绰绰有余。  

  据统计,2015年底,全国水泥产能利用率为69%;同期,京津冀地区水泥总产能约2.5亿吨,全年水泥产量1.04亿吨,水泥产能利用率仅40%,产能结构性过剩及供需矛盾突出。  

  产能过剩直接导致价格战频发,大小水泥厂不计成本竞相压价,整个行业进入无序状态,多数公司陷入亏损。其中,华北、东北等地沦为重灾区。以冀东水泥为例,冀东水泥2015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亏损超过17亿元,为上市以来的首亏。若除去当年处置秦岭水泥股权的收入,扣非后亏损规模达到27.5亿元。  

  2016年,行业开始出现转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水泥企业抱团取暖,以行业自律和错峰生产为手段,走出了一条不同于钢铁、煤炭等供给侧改革的市场化路径。  

  作为晋北水泥行业协同的牵头人,马树立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晋北有12家水泥企业,区域内竞争激烈,多年来山西省水泥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2015年低至37%以下,低价竞争相当恶劣,产品售价全国倒数第一。最低时水泥单价每吨不足百元,企业普遍亏损严重。

  面对这种情况,如果不抱团取暖,大型企业也难以抵御寒冬。马树立表示,在公司的努力下,最终促成了由协会牵头,成立了晋北区域水泥企业反不正当竞争联盟,消除了恶性竞争,共同规范市场,提高区域水泥售价。

  “2016年,晋北地区十四次协同、五次涨价共计110元/吨,2017年六次协同,两次涨价合计50元/吨,协同成效显著。目前,公司PO42.5水泥产品价格从以前每吨不足百元,到现今将近300元/吨。”马树立表示。

  价格的上涨使水泥公司毛利率迅速提高。天津振兴水泥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唐洪根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从天津市场来看,2016年上半年,水泥利润已经逼近于0。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水泥价格出现回升,2017年上半年,公司销售毛利率已经达到30%。

  “价升”的背后是“量降”。马树立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今年前7个月公司熟料生产同比减少7.33万吨;水泥生产同比减少1.35万吨;水泥熟料销售数量同比减少2.64万吨。“企业少生产一些,价格卖高一些,不仅可以实现更多盈利,同时可以减少资源消耗和排放。”

  推进转型升级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研发现,各地水泥价格的上涨幅度并不相同,此前价格偏低的华北地区先行推涨明显。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京津冀地区水泥价格领涨全国,主要得益于金隅冀东的重组,并与该地区前些年竞争激烈,导致水泥价格相对偏低有关。在其他很多区域,通常有中建材、拉法基、台泥等行业巨头进驻,没有那家企业占据话语主导权,因此同比涨幅不如华北地区。

  2016年,在政府的牵手下,金隅股份(601992,诊股)和冀东发展集团决定进行战略重组,金隅股份成为冀东水泥的控股股东。新的冀东水泥将作为金隅和冀东唯一的水泥、混凝土业务平台,一跃成为中国第三、世界第五大水泥企业。目前,金隅冀东集团在华北水泥市场的占有率已经超过五成,成为区域市场的绝对“领导者”。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时发现,金隅冀东重组后,协同效应开始凸显,企业盈利大幅提升。

  金隅冀东宣化营销公司是金隅冀东集团在河北北部最大的区域销售公司,销售范围涉及河北西北部、山西北部、内蒙古中南部三地交界的区域市场,阻滞了山西、内蒙古的恶性低价竞争冲击,成为实现价值高地的核心销售区。

  刘建军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负责六家生产企业的销售工作,其中河北北部区域生产企业四家,晋北区域生产企业两家,共计三条5000吨线、一条4000吨和一条3200吨熟料生产线,年熟料生产能力800万吨、磨机能力上千万吨。

  赵启刚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以前张家口区域金隅和冀东是主要竞争对手,为争夺市场,双方价格战不断。于是,山西、内蒙古和东北的水泥企业趁机杀入,一时市场价格混乱,恶性竞争严重,导致水泥价格持续下跌,企业普遍亏损。“重组后,昔日的竞争对手成为一家人,将以往的恶性竞争精力腾出来放在企业升级换代、优化产品结构、相互助推发展上。”

  “今年上半年,宣化营销公司各项经营指标实现历史性突破。产品售价同比涨幅47%,销量同比增加70多万吨,实现量价齐升。上半年各企业实现利润近1.1亿元,接近全年指标。”刘建军表示,“目前,金隅冀东水泥在张家口市场的占有率达到90%,有效地阻击了其他地区水泥的进入,对稳定京津冀水泥价格起到重要的作用。”

  然而,水泥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并非只是单纯限制产能。由于水泥行业周期性较强,附加值较低,且限产后将面临生存问题。因此,水泥产业的转型与升级,成为水泥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中发现,投身环保产业成为水泥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

  金隅股份与冀东水泥重组后,于今年6月专门成立了金隅冀东环保产业中心,推动水泥产业转型升级。金隅冀东环保产业中心经理刘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目前,公司在北京、河北、山西、吉林等省市已建成并运行水泥窑协同处置危险废物的水泥企业8家,许可处置能力29万吨/年;市政污泥处置企业4家,综合处置能力20余万吨/年;生活垃圾处置企业1家,综合处置能力15万吨/年。在建的承德金隅、涞水冀东等协同处置企业还有15家。

  作为天津市规模最大、唯一拥有回转窑的水泥生产企业——天津振兴水泥公司,利用离天津市区较近的优势,建立起固废处理和污泥处置两条生产线。  

  天津振兴水泥公司董事长韩晓光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随着天津城市建设进程加快,许多化工、制药企业逐渐外迁,原址土壤修复成为废弃物的处置热点。公司自主研发和建立了国内首条专门利用水泥窑处置污染土的生产线。“通过这种方式,一方面实现了水泥去产能,另一方面则通过环保升级补短板。”据介绍,该公司2016年污染土处置创造利润3000万元,预计今年有望达到3500万元。

  位于北京市怀柔区的兴发水泥有限公司则在去产能之后走出了另外一条路。这家曾实现5000万元净利润的公司,为贯彻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落实北京清洁空气行动计划,2015年6月主动提前关停水泥生产线,另谋出路。据介绍,兴发水泥将打造成服务科研人员及文化创意人群,集科技研发、文化创意、交流展示为一体的“金隅科技研发生态小镇”,实现高耗能落后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新路。

  做优主业,实现产品差异化,依靠优质产品提升市场竞争力,也是不少水泥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式。

  刘建军告诉记者,由于金隅水泥的品牌优势,内蒙古朱日和基地建设时,专门指定须用金隅的水泥。马树立则表示,为了提升水泥产品的竞争力,广灵金隅水泥将提升产品质量作为公司转型升级的抓手。目前,公司水泥价格在区域内最高,特种水泥的价格更比市场高出70-80元/吨。

  标准亟须明确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水泥行业仍处于产能过剩阶段,各地区水泥熟料产能过剩在20%-30%。其中,三北地区尤甚,产能过剩约40%-50%。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要去产能,让污染和能耗更低;二要增动能,让产品质量和附加值更高。但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水泥行业供给侧改革更多存在“去产量”、“限产能”,落后产能并非完全退出。

  与煤炭、钢铁等产业去产能得到政策和资金等方面的扶持不同,水泥产业价格以及盈利回升主要依靠行业自身去产能。但由此伴生的问题是,随着水泥行业景气度走高,限产的产能可能“死灰复燃”。

  一位水泥行业专家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通过行业协同、停窑限产,水泥行业实现了扭亏。但企业停产时在人力、设备折旧等方面仍要承担成本。随着水泥需求逐步递减,企业停窑时间可能越来越长,行业之间的协同也会越来越难。

  马树立坦言,协同其实存在保护落后产能的情况,没有真正实现优胜劣汰。多数企业全年停窑在3个月左右,当停窑时间达到半年甚至更长时,人力成本、设备折旧成本等将让企业不堪重负,有的企业将选择退出协同,自行组织生产。

  8月21日,环保部、发改委和工信部等相关部门下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要求水泥等建材行业采暖季全部实施停产。参照过去两年冀鲁豫水泥企业错峰生产时间,预计将停产150天。

  刘建军也对协同的持续性不乐观。“今年公司水泥销量可以达到180万吨,明年预计销量只有70万-80万吨,需求将大幅下滑。在水泥价格继续上涨的背景下,企业退出协同的可能性很大。水泥行业好不容易维持的量、价平衡格局其实十分脆弱。

  中泰证券分析师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水泥行业特性导致去产能存在一定难度。市场化程度高、行业自律相对较强,导致水泥供给侧改革较难以获得政策和资金支持。同时,水泥生产线开、关容易,相比钢铁等行业而言,产能弹性更大。水泥生产线的初始资本投入不大,成本回收期较短,目前多数生产线已收回初始投资成本。由于水泥行业的这些特性,仅通过市场化竞争实现产能退出的进度会很缓慢。

  于九洲表示,在这个过程中,有必要对水泥产业中所谓的“优势产能”、“劣势产能”标准重新划分,并进行“产能排队”,加速劣势产能的淘汰。“去产能的前提是建立明确标准,但目前业内仍然是按照产能大小、设备先进程度来区分是否为优势产能。但我认为这并不科学。只有社会成本最低的产能,才能称之为优势产能。”

  马树立则表示,优势产能的标准,首先是要淘汰没有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其次淘汰部分不合规的企业。最后剩下来的企业,比谁成本更低、质量更好、能耗更少、环保更好,胜出的就是优势产能。“现在不合规的企业仍在生产,需要政府加大执法力度。同时,有关部门要制定效能指标,比如煤耗、粉尘排放等。确定较高的标准后,没有能力进行技改的企业,应该挤出市场。”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时了解到,目前中国水泥协会以及相关部门等,正在对水泥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标准进行沟通,改变以往单纯的设备技术和产能考量,去产能标准有望扩展到环境保护、社会责任等多个方面。

  对于水泥行业未来的供给侧改革,中泰证券认为,相比煤炭钢铁等行业相对直接的行政化手段,水泥行业供给侧改革并不强势。这也是市场普遍预期较低的核心原因。但行业盈利好、市场化程度高等不能成为阻碍水泥供给侧改革的因素;在各方诉求的共振下,水泥供给侧改革的推进有望超市场预期。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