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希淼:5月M2增速为何显著放缓?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22 18:18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董希淼

  从2016年开始,M2同比增速就逐步回落。今年年初以来,随着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的落实以及监管逐步加强,金融体系主动调整业务,并逐步降低内部杠杆,存款及M2增速也相应下降。 


董希淼:5月M2增速为何显著放缓?  

  6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5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从报告可以看出,当前我国货币信贷运行总体比较平稳,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的力度逐步加大。

  但随着防风险和去杠杆的深化,与之前几个月份不同的是,5月主要金融数据呈现出三个特点,概括起来就是“两少一多”:广义货币(M2)和人民币存款同比少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

  一是M2同比少增,增速创下1986年来最低。5月末,M2余额为160.14万亿元,同比增长9.6%,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9个和2.2个百分点。这是M2增速近些年来首次低于10%,较为罕见。

  二是民币存款同比少增,持续增长渐现困难。5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为157.02万亿元,同比增长9.2%,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6个和2.3个百分点。当月人民币存款增加1.11万亿元,同比少增7230亿元。

  三是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增长势头依旧良好。5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13.04万亿元,同比增长12.9%,与上月末持平。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11万亿元,同比多增1264亿元,其中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106亿元。

  大家知道,我国货币供应量分为三个层次:一是流通中的现金M0,即银行体系之外单位和个人的现金;二是狭义货币M1,即M0加上企业活期存款;三是广义货币M2,即M1加上企业定期存款、个人储蓄存款和其他存款。那么,该如何解读M2与存款、贷款之间的“两少一多”现象呢?这些冷冰冰的金融数据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奥秘?

  第一,M2增速放慢主要是金融体系降低内部杠杆的反映,不必过度解读。其实,从2016年开始,M2同比增速就逐步回落,从年初14%降至2016年末11.3%。今年年初以来,随着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的落实以及监管逐步加强,金融体系主动调整业务,并逐步降低内部杠杆,与同业、资管、表外以及影子银行活动高度关联的商业银行股权及其他投资等科目扩张放缓,由此派生的存款及M2增速也相应下降。体现在数字上,5月份商业银行股权及其他投资科目同比少增1.42万亿元,下拉M2增速约1个百分点。此外,5月份财政性存款增加5547亿元,较上年同期多增3928亿元,也暂时性地下拉M2增速约0.3个百分点。

  对M2增速创新新低,央行相当淡定,认为随着去杠杆的深化和金融进一步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比过去低一些的M2增速可能成为新的常态”。同时,央行还强调,随着市场深化和金融创新,影响货币供给的因素更加复杂,M2的可测性、可控性以及与经济的相关性也在下降。这说明,尽管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将M2预期增长目标定为12%,但下一步央行并不会为此调整货币供应的力度和节奏。

  第二,人民币存款增长乏力,反映了市场流动性趋紧,效应正在发酵。今年以来,银行存款增长一直增长较慢,尤其是企业存款增长较去年同期相去甚远。据央行数据,今年前4月,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共增加5.32万亿元,其中企业存款增加2719亿元,去年同期分别为6.24万亿元和1.78万亿元。前4个月人民币存款同比少增9200亿元,而5月当月同比少增7230亿元,增长放缓的趋势扩大。今年以来央行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市场流动性相比去年偏紧,从而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银行存款增长。

  由于存款增长乏力,叠加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等因素,今年以来从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到因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都有所提高。同时,银行资产配置受到约束,部分银行开始压缩债券投资。下一步,也不排除银行对信贷资产进行调整。这也意味着,金融去杠杆将可能从“紧货币”转向“紧信用”。总体来看,目前银行负债资金来源相对稳定,整体流动性状况较为平稳,未出现“抢钱大战”。但如果银行存款持续增长低迷,后续可能会影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需要予以关注。 

  第三,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较好地体现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良好服务。5月,在M2、存款同比少增的情况下,新增人民币贷款达到1.11万亿元,同比多增1264亿元,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9%,高于预期。这些都表明,面对形势发展变化,金融机构克服困难,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尤其是商业银行,在压缩投资资产、控制同业等业务同时,扩大了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

  值得注意的是,在人民币贷款新增中,住户部门贷款中的中长期贷款增加4326亿元,占38.73%,依然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这表明,商业银行个人住房贷款业务开展良好,住房信贷市场保持稳定。不过,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深入,个人住房贷款的增速将可能有所回落,但不会出现大面积的“停贷”现象。此外,5月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5661亿元,表明实体经济对贷款的需求较为旺盛。

  不过,在较为强劲的贷款新增中,有一部分可能是从表外融资转为表内贷款的。我们可以看到,5月社会融资总量仅有1.06万亿,低于贷款规模,表外融资出现大幅萎缩。如受债市利率高企影响,企业通过债券市场融资的能力和意愿大幅降低,相应的需求更多通过贷款来满足。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近著《有趣的金融》。)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